三分11选5-首页

                                            来源:三分11选5-首页
                                            发稿时间:2020-05-29 04:52:12

                                            除食用野生动物可能引发的负面影响外,朱列玉在议案中还举出食用宠物的安全性问题。他表示,宠物狗被食用已经成为了一个争议性话题。中国肉类协会副秘书长高观曾明确表示,中国并不存在“肉食用犬”这样一个养殖行业,犬肉消费在中国“微乎其微”。北京市小动物诊疗行业协会会长刘朗指出,从畜牧兽医的角度,培养肉用犬、猫,因饲料、疫苗成本过于高昂,且存在着出栏期过长、习性无法大量圈养等因素,作为养殖业经营并不现实。

                                            朱列玉指出,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曾举办“抵制黑狗肉贸易”为主题的展示活动,展出非法从业者为盗窃狗只使用的涂有氰化物或砒霜的毒镖、弓弩、剧毒药品,以及盗猫使用的脏污网、笼、捕兽夹等等,而经历密集关押和长途运输的猫狗往往疫病各半,难称健康,非法屠宰狗只的地点条件恶劣、蚊蝇滋生,吃毒狗肉火锅导致中毒,或是吃了来源不明的肉食致病、丧命的新闻,近年来也屡见报端。例如,山东省鱼山镇一家七人吃狗肉火锅中毒险丧命,后查明狗是从鄱阳境内偷猎而来,偷猎时使用的毒镖里面,灌注了一种叫“三步倒”的药物。另外,宠物身上也可能存在细菌、病毒和寄生虫。例如,宠物狗可能携带大肠杆菌、螺旋杆菌、细小病毒、冠状病毒、传染性肝炎、狂犬病病毒等。由此可见,食用宠物肉存在相当高的食品安全风险,应予以禁止。

                                            建议修改法规,禁止食用野生动物与宠物

                                            其次,尽管目前美国官方依然宣称坚持一个中国政策,但近年来国内多项立法却在降低一个中国原则的重要性。过去3年,美国会与总统协调在涉台议题上出台“2018财年国防授权法”“台湾旅行法”“亚洲再保证倡议法”以及“台北法案”等文件,致力于加强与台湾官方往来、支持台湾扩大国际影响、继续对台军售等。这些政策已偏离以往美国在大陆与台湾之间搞平衡的通常角色,客观上起到支持“台独”的作用。这既是美国抛弃以往对华接触政策框架的反映,又是其对华竞争政策不断强化趋势的展示。

                                            朱列玉表示,《决定》迈出了从法律层面予以彻底规制、禁食野生动物的第一步,为巩固既有政策推动结果,贯彻落实《决定》的法律精神,确有必要在《治安管理处罚法》中增设禁食野生动物与宠物的相关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的第一条规定,该法的制定是为维护社会治安秩序,保障公共安全,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规范和保障公安机关及其人民警察依法履行治安管理职责。禁止食用野生动物与宠物是保障公民生命健康、法人和其他组织正常运营秩序、社会整体稳定和谐的举措,属于该法规定范围。

                                            境外输入现有确诊病例46例(含重症病例2例),现有疑似病例6例。累计确诊病例1708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1662例,无死亡病例。随着动物保护工作在我国被日益重视,《刑法》已将宠物作为财产、将认为威胁宠物生命的行为作为故意损坏财物罪定罪;《野生动物保护法》也以拯救珍惜野生动物,维护生物多样性和生态平衡为宗旨,对野生动物进行保护。但以上法律法规仍不能满足现实情况的需要,食用野生动物和狗肉、猫肉的显现仍层出不穷,买卖与伤害野生动物与宠物的行为也屡禁不止。近日,全国人大代表朱列玉提交了一份关于修改《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议案,他建议对食用野生动物和宠物的,处以10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并处一千元以下罚款。

                                            朱列玉认为,这一修改会将禁止食用野生动物上升到法律层面,使用法律武器彻底禁止食用野生动物的行为,切断野生动物的交易需求,巩固上述禁止野生动物交易的良好成效,切实可行。

                                            更重要的是,基于“野生”的特点,很多野生动物并没有相应的屠宰检疫规程。在尚未制定野生动物屠宰检疫规程的情况下允许食用野生动物,无异于放任人畜传染病的发生。

                                            首先,美政府与国会在包括涉台议题的对华政策方面已基本形成协调互动关系。2017年以来美国确立以战略竞争视角看待对华关系,并在各关键领域出台边缘化或压制中国的相对完整的政策体系,台湾是其中关键构成要素。中美建交后直至奥巴马政府下台,美对华政策制定中,国会始终是个“狠”角色,在台湾等议题上,不断以价值观、意识形态或地缘政治角逐等理由出台极端决议或法案,但总统大致而言对华政策处理较为务实,形成对国会的“约束”,美对华接触政策相当长时期内大致保持了稳定性与连续性。

                                            但本届政府上台后,国会与总统涉华政策以往那种相对制衡基本消失,两者不仅协调出台了一轮轮对华冲突法案和政策,而且呈现出某种相互竞争看谁对华更强硬的现象。国会通过的一系列涉台法案,总统往往迅速予以签署,构成府会合作对华整体强硬的决策特点。这种互动关系存在内生惯性,确立后将很难改变,就此而言,美国在涉台议题上对华冲突政策将更为密集。